偶爾會作夢,好夢壞夢。爽夢大宗有二,一者回歸學校生活穿著各種青春無敵制服,二者入住超星級夢幻飯店享受;噩夢則不一而足,呈現多元化發展,要嘛被壞人追殺,要嘛舊情人尋仇,要嘛自高處墜落。
近幾年來讓我最感到害怕的夢,是夢到阿嬤跟我聊天跟我出去玩,因為醒來總是會心狂跳,驚覺這件事永遠不可能發生--她已經臥病在床數年,處於無行為能力無意思能力狀態,不復過往打蚊子很精準的阿嬤、睡前會跟我講古的阿嬤、包粽子世界最好吃而且永遠有專屬於我特別配方的阿嬤。
今天稍早阿嬤拔管了,去了一個沒有病痛沒有煩憂的地方,終於可以開心做生病之前最愛的事,腳踩舞步、手持畫筆。而我會想妳的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長沙故主 的頭像
長沙故主

滄浪,無何有之鄉

長沙故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